文章详情

职业情人:惊人的“薪水”

发表于: 2016-12-24 15:17:18

点击量:1238

摘要:导读:所谓职业情人,确实与那些只是出卖身体的女人不一样,貌似纯洁。但是她们出卖的是更加宝贵的东西——爱情! 职业情人的点点滴滴 爱情交易,当场成交 7年前,我20岁,有

大众心理学网涵盖了职场心理、亲子家庭、两性心理、情绪管理、心灵探索、心理科普等领域。下面为你介绍男性心理栏目职业情人:惊人的“薪水”的内容。

导读:所谓职业情人,确实与那些只是出卖身体的女人不一样,貌似纯洁。但是她们出卖的是更加宝贵的东西——爱情! 职业情人的点点滴滴 爱情交易,当场成交 7年前,我20岁,有着美丽的脸蛋和魔鬼身材,男友阿帅挺拔俊朗,我们过的是霸气嚣张的日子。

职业情人的点点滴滴

爱情交易,当场成交

7年前,我20岁,有着美丽的脸蛋和魔鬼身材,男友阿帅挺拔俊朗,我们过的是霸气嚣张的日子。

阿帅爱赌,我便随着他频繁穿梭于赌场之内。有一次随阿帅他们去新洲赌博,因为赌场烟味刺鼻,我躺在阿帅外面的车里睡觉了。半夜突然被阿帅推醒,他拉着我就跑,说警察来了。大家吓成了一团。

和阿帅在一起的赌博生涯只维持了半个月。后来他输红了眼,在场子里到处找女人借钱,喊这个姐,喊那个姨。我觉得恶心。很自然地就分了手。我没爱过阿帅,真正爱过的,是我后来在酒吧里遇到的另一个男人——蔡田。

蔡田五官端正,却略带邪气,嘴角挂着一种坏男人特有的坏笑。

“咱们做笔生意吧。”他靠在吧台上,开诚布公地对我说,毫不掩饰对我的一见钟情。“做我的情人,我给你报酬!”我的野性被他挑逗起来了。“怎么做?”“月薪一万,三年给你存30万,五年给你一辆宝来!”

我扬起下巴,挑衅地看着他,“知道我一个月用多少吗?四万!”

“你自己看着办吧!”他起身拿起外套准备离去时。我说,“我答应!如果你决定结婚,请你第一个通知我,我不会跟一个有妇之夫纠缠。”

我们达成协议,我做蔡田的情人。但我们不住在一起。他有同居女友贝贝,一个漂亮的空姐。大我八岁的蔡田这样对我说,因为贝贝“不思进取”,“只知吃喝玩乐”,所以看到我以后,他有了外遇之心。

那是7年前的一个秋天。酒吧里,混浊的灯光和暧昧的气息,让喜欢刺激的我,接下了这冒险而刺激的一单。

现在想想,蔡田的这些理由是多么可笑,我不也是一个“不思进取”,而且“只知吃喝玩乐”的女孩吗?

游戏爱情,弄假成真

蔡田很有钱,准确地说,是他家里有钱。蔡田是独子,他父母做生意,资产达到了3000多万。早在7年前,他已经过上了最上层人的生活,大半个欧洲都被他玩遍。

我喜欢听蔡田讲那些国外见闻,喜欢他让我穿高级衣服,用名牌化妆品,想去哪里旅游就去哪里。他用他的钱,让世界向我打开了华丽的窗子,让我过上了我向往的小资生活。

有时睡到半夜我会惊醒,幸福来得太快,太猛,我会不会有一天突然从幸福的云层,掉进灰蒙蒙的尘土里?

在一起的时候,蔡田对我很好,也很细心。我渐渐迷恋上了这种被包养的关系,于是,我也慢慢爱上了这个和我做游戏的男人。

做情人便意味着可以享受物质的富足,也必须忍受着精神的孤独。一年里大部分时间我都是一个人,蔡田需要我的时候,他会去酒店开个房,而我则随传随到。

只要他说和贝贝在一起,我从来不敢打电话给他。只有每天等着他的电话,病了,心情再怎么不好,也是一个人。

和蔡田在一起的那七年里,除了他,我没有第二个男人。
我在这边为他守身如玉,他却在那边拈花惹草。有一次蔡田从韩国回来,下身全是红疙瘩,恶臭阵阵。我陪他去医院检查,
才得知他患上梅毒。

后来又得知他把女人带去上海过夜,我责问他,他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,嬉皮笑脸地跟我打哈哈。我性子烈,吃了六十颗安定,半夜被父母发现,送去医院洗胃。

身体本来就虚,再经这么一折腾,从此落下一身的病。那时我已经为他打了三次胎,每次我独自去流产清宫,生理上和心理上痛苦得死去活来。蔡田永远不在身边。

我这么作践自己,只是为了证明我真心爱他,希望他能尊重我一点,不要再这样伤害我。可他还是那么的不屑一顾,每次都是丢下一万块叫我养身体。在他眼里,解决事情的最好方法就是钱。

这七年里,他在外面的女人不知道有多少。我想到自己是第三者,有些话也只有吞回去,觉得自己没有资格去管他太多。

两者留一,舍我其谁?

我无意中知道蔡田和贝贝已经结婚的那天,他们已经分居了。我又气又恼。斥问他结婚了为什么不告诉我。

蔡田只轻轻的一句话,就足以粉碎我所有怨气。他说,我的确和贝贝拿了结婚证,但我们没举行仪式,因为我不想太对不起你。正是因为这一点,贝贝不肯原谅我。她正闹着要和我离婚。

我信了。那一刻,蔡田对我点滴的好,一下子在我心里放大成了海洋,陷入爱情的女人就是傻得没办法。

嫁给蔡田的心,从那一刻开始疯长。

虽然明知他是花心男子,要他为我不举行婚礼这件事,就足以让我原谅他所有的错。

我们在一起五年后,贝贝终于离开了他,我庆幸自己,终于熬出了头。两者留一,舍我其谁?蔡田应该知道,这些年我对他的一心一意。

贝贝到底是和他一起生活五年的女人。离婚后,蔡田很是消极了一阵子。那段时间我像猫一样整天温驯地陪在他身边。他嚷着要开咖啡厅,我连忙拿出15万元给他。那时蔡田已经按照协议,在我的账上存了30万元钱。

一年不到,咖啡厅开砸了。蔡田说想去北京做生意,我也鼓励他去散散心。怕他一个人在北京很孤独,我想跟着去照顾他。可他再三推辞,说是经常出差,丢下我一个人在家里不放心,我听着也没说什么。直到上个月,他终于同意我过去。

我装了两箱衣服,把初秋的衣服都带上了,还从家里带了调料之类的东西,怕他吃不惯北方的饭菜,我想在家里做给他吃。想着终于可以跟他过家居生活了,我内心欢天喜地。

到北京的第一天,他陪我吃了餐饭,回到家里就不停地给网友发短消息,只要我一不在客厅,他就会上网。我一发现,他就会立刻关掉电脑。他的电话和电脑24小时不离身,只要我一靠近,他就会大怒。

一切太不正常了。我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预感。

那天蔡田说要去找朋友下棋。我要他带我去,他说不行,人家都不带女友。我也就罢了。

蔡田出去后,我下楼买了碗泡面上来,刚准备吃的,突然想起他的电脑。因为他的屏幕保护是个女网友的,我想把我的照片给换上去。没想到,就是这么个小小的举动,我发现了我这辈子都不愿意接受的事实。

丑恶事实,对爱绝望

蔡田的QQ是自动上线的,正巧遇上了位叫MALY的妹妹,我先装成蔡田的口气和她聊天,后来觉得这妹妹不是很随便的女生,于是表明了自己的身份,我很诚恳地说我并没有恶意,只是对蔡田的网友十分感兴趣,正巧遇上了你。那妹妹也就对我没有了敌意,大家很轻松地聊了起来。

MALY还是个十七岁的高中生,视频里的她清纯可爱。她调皮地叫我美女姐姐,喊蔡田为蔡田大叔。她说,蔡田经常半夜给她打电话诉苦,说他离婚了。要求和MALY见面。MALY一直没有同意。直到去年五月,MALY失恋了。正郁闷时,蔡田晚上要她来他这里,MALY就来了。

蔡田对她百般挑逗,单纯的MALY却并无此意。她拒绝了蔡田,“没想到蔡田大叔居然和我谈起了生意,他说只要我做他的情人,月薪一万,三年给我存笔钱,五年给我一部车……”

我如雷轰顶。敲键盘的手指,再也落不下去。

我恨的是,这个无耻的男人可以玩风尘女人,却也忍心对一个清纯少女下手!我恨的是,七年前他和我谈的那笔生意,原来不止一单,原来他可以做很多单这样的生意!

女人不是不绝望,是不容易绝望。为了爱,女人一忍再忍,宽容了再宽容。可是,这并不代表她心里就不记得。她记得,但是为了爱,她不计较。

我想我的心在那一刻完全死了。事实也证明,当天晚上蔡田并没有去和朋友下棋,他又去见网友了。

我连夜离开了蔡田的住处。别的什么也没拿,我只拿走了蔡田的手提电脑。我知道,这台电脑对他和他家人的重要性。他父母生意做得那么大,很多生意上的秘密都存在这台电脑里。

果然,第二天我接到蔡田的电话,他显然知道了一切,先是软言求我,后是歇斯底里地喊叫。我冷笑。你再怎么叫也没用了,当爱情成为女人心里的坟墓,女人首先要埋葬的,就是她最爱的那个人,下一个,就是自己……

开辟自己的爱情航线

包养情人的本质,是美色和金钱的交易。这里的“情”不是爱情,因为它的源头已经被污染,臣服于金钱规则,是它无法摆脱的“原罪”。

媚心愿意做蔡田的情人,根本原因在于她贪图享受,迷醉于一步登天的捷径,所谓喜欢冒险和刺激,只是一个幌子。而作为风月老手的蔡田,怎么可能对这样的女人动真情?他就像一个冷静的渔翁,看着包括媚心在内的众多美人鱼吞下金钱的钓饵。

对蔡田的报复心理,缘于媚心“转正”梦幻的破灭。其实,从情人游戏规则的角度看,蔡田并没有爽约,倒是媚心企图出位。在“金丝笼”里呆久的倦鸟,容易把“金丝笼”误为自己亲手经营的爱巢,而忘记了自己与笼子主人最初的约定,媚心便是犯了这样的傻。

头撞南墙,死路一条;另寻出路,海阔天空。媚心的爱情,应该从蔡田之外的男人那里去寻找。但愿曾经沧海的她,能够从没有污染的河源出发,开辟一条真正属于自己的爱情航线。

职业情人:惊人的“薪水”的内容就介绍到这里,更多信息请访问男性心理栏目。

猜你喜欢: 《自闭历程》观后感

更新日期:2016-12-24 15:17:18 来源:男性心理

推荐访问
搜索推荐

  • 女人结婚对象的选择 女

  • 女人最讨厌的9大男人

  • 成熟女人喜欢你的表现